当前位置: 首页 > 以太坊

熊市的瑞波为何如此抗跌?市值再超以太坊“太子之位”能否坐稳?

Yali 2019-09-06 10:36:01 3938

熊市的瑞波为何如此抗跌?市值再超以太坊“太子之位”能否坐稳?

要说熊市里什么最让人诧异,瑞波币(XRP)当仁不让,市值悄然无声的登上了排行榜第二的位置,超越了以太坊(ETH),让许多声称比特币(btc)最大的竞争对手以太坊(ETH)将要超越比特币(btc)的人哑口无言。

不过,诧异归诧异,瑞波币(XRP)在数字货币这个家族里,还是极其具有争议的。

前不久,比特币现金(bch)分叉一事,让澳本聪(csw)出尽了风头,他也开始对瑞波币(XRP)进行评头论足,将其称为加密货币领域最大的骗局。

但是也有相反的意见,10月19日,CoinNess声称瑞波币(XRP)已经在近期被Coinbase Custody添加到托管服务中,XRP的强势也许才刚刚开始。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么瑞波币(XRP)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数字货币?它又是如何在大崩溃中独善其身?我们不妨分析一二。

01 瑞波的前世今生

和比特币所经历的赞美与质疑一样,在瑞波的成长史上,关于其背后的价值争论也不绝于耳。

简单的说,Ripple是一个用于金融支付的流动性网络,主体业务是为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低成本的跨境转账交易服务。

一直以来跨境贸易的货币兑换是一件非常繁琐和复杂的事情,不同币种的兑换不仅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还要支付高额的费用,所以世界第一个开放的支付网络——Ripple,由此诞生,通过这个支付网络可以转账任意一种货币,包括美元、欧元、人民币、或者比特币,简便易行还又快捷,交易确认在几秒以内完成,交易费用几乎为零。

Ripple是开放源码的点对点支付网络,它可以使你轻松、廉价并安全的把你的金钱转账到互联网上的任何一个人,无论他在世界的哪个地方。因为Ripple是点对点网络,没有任何个人、公司,或政府操控,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创建一个Ripple账户。

瑞波币2013年发行;2014年4月正式开始交易;发行总量1000亿枚;发行价0.0000007元;现在价格约为3元,历史最高价29元人民币,最高涨了约2500万倍,当时就有人就说这币过了一夜你发现它涨了50%,睡了个午觉,你发现它又涨了50%。

毫不夸张的说,5年前如果你花了5块钱买了瑞波币,如今已资产上亿。这个颇为励志的故事,已成为投资者的共识信仰。如果让小西我演穿越剧,我一定回到2013年,借钱全部买瑞波币。

02 瑞波是如何在大崩溃中独善其身的?

为什么瑞波币在这轮风暴中能相对“独善其身”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是中心化结构的。

在Ripple网络发展的早期,其用户一直不多,仅流行于若干个孤立的小圈子,原因是Ripple协议的最初设计思路是基于熟人关系网和信任链的。一个人要使用Ripple网络进行汇款或借贷,前提是在网络中收款人与付款人必须是朋友,或者有共同的朋友,否则无法在该用户与其他用户之间建立信任链,转账无法进行。

该状况随着OpenCoin公司的成立得以改观。

2012年,迈克卡勒伯在旧金山创立了Opencoin公司,并接手了Ripple,组建Ripple Labs,开始搭建他眼里代表“未来支付”的平台。

2013年的新版Ripple网络引入两个措施解决孤立小圈子的问题。

其一是推出瑞波币——XRP,它作为Ripple网络的基础货币,就像比特币一样可以在整个Ripple网络中自由流通,而不必局限于熟人圈子。瑞波币是一个网络内的工具,它有两个作用,一是防止垃圾请求攻击(由于Ripple协议的开源性,恶意攻击者可以制造大量的“垃圾账目”,导致网络瘫痪,为了避免这种情况,Ripple Labs要求每个Ripple账户都至少有20个瑞波币,每进行一次交易,就会销毁十万分之一个瑞波币。这一费用对于正常交易者来说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对于恶意攻击、制造海量的虚假账户和交易信息者,所销毁的瑞波币会呈几何数级增长,成本将是巨大的);二是作为桥梁货币,成为各种货币兑换之中的一个中间物。

其二是引入网关系统,网关是Ripple网络中资金进出的大门,它类似于货币存取和兑换机构,允许人们把法定货币、虚拟货币注入或抽离Ripple网络,并可充当支付双方的桥梁,即作为陌生人之间的“共同朋友”,相当于SWIFT协议中的银行,这使得瑞波币之外的转账可以在陌生人之间进行。

正是这两个措施,使得Ripple系统成为了一种全新的全球支付系统,其巨大的潜力,颠覆未来支付的可能性,使其系统上的通用货币——瑞波币开始了飞天之旅。

虽然瑞波币有明确的落地场景和应用价值,但对其质疑从未停止过。

瑞波币发行总量1000亿,目前流通的只有390亿,三位联合创始人所拥有的币就达到了200亿。可以说,大部分的瑞波币持有在团队手里,就区块链去中心化这一特性来说,瑞波显然是没有比特币和以太坊分散,它是属于一个偏中心化的数字货币,这也是为什么其价格可以被迅速拉升的原因。

其次,瑞波系统都是需要中间方银行和网关才能完成的,这种依靠中心化机构的模式事实上是与区块链去中心化分布式的理念也有些违背,尤其是网关模式,缺乏监管和匿名机制,容易滥发资产,所以瑞波现在主要面向银行定制服务发展,放弃了个人端服务。

与此同时,瑞波更偏重是一个全球支付协议网络,而不是一个区块链公链平台,所以对基于瑞波网络开发区块链应用支持是不够的。它希望让银行机构加入瑞波网络,提升瑞波币的流动量,从而提升瑞波币的稀缺性和价值。换言之,瑞波币价值的高低与最终加入进瑞波网络中的机构数量是强相关。

03 太子位之争

数字货币十年,只造就出了比特币这个唯一的王者。它曾经的追随者们,有的已经掉队,有的早已消亡。

铁打的比特币,流水的老二老三,已经成为数字货币产业的常态。

就在上周,瑞波币(XRP)再一次弯道超越以太坊,荣登加密货币市值榜的太子宝座。与上轮匆匆回落不同,瑞波这次及时续费了太子体验卡,俨然一副长期霸占的态势。

从XRP价格走势看,最近一周由比特现金硬分叉事件引发的加密货币市场恐慌式崩盘对瑞波影响甚小,在BTC等主流货币大跌20%背景下,XRP价格稳如磐石。

不过在11月20日后存在一定下调,有人认为是补跌,但一条大额转账显示更有可能是瑞波公司主动向市场注入了更多的XRP流动性。

我们观察进入11月以来瑞波在这方面的动作:

瑞波高管频频释放计划进入中东市场的讯息,已于近200家中东金融机构进行签约,并将在迪拜设立办事处;

瑞典银行SEB开始使用xRaid促进瑞典与美国之间的跨境交易;

巴西银行radesco与日本银行MUFG(前身东京三菱银行)推出基于Ripple的国际汇款服务;

美国银行宣布与Ripple合作;

东南亚第五大银行,马来西亚联昌国际银行CIMB宣布加入RippleNet。

与大部分区块链项目还停留在开发测试阶段不同,早早入场的瑞波已经能提供可以抗衡SWIFT的成熟产品。

正如瑞波在11月短短二十来天的商业合作动态,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尝试接受区块链带来的改变,在跨境转账方面,瑞波网络是目前最成熟、最广泛的基于区块链的解决方案。根据波士顿咨询集团估算,目前全球跨境支付市场每年汇款高达27万亿美元之多。

此外,当大部分数字货币在全球遇到监管阻力时,瑞波团队正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传统金融监管机构展开积极对话,相比于企图颠覆传统金融的比特币,走温和改良派的瑞波似乎更容易被主流金融机构所接受。

一步步扩充合作机构,瑞波在跨境支付网络生态上的攻城拔寨是其币价的强力保障。不靠鲸吞,而是蚕食。

质变往往是在悄无声息中发生。

推荐文章
友情链接